樱花喵

孤独的一人“行者”。

存梗。

片段

他见过很多人的眼睛,那些人的眼睛里总是带着调侃,几分真情,几分假意。可他从未见过,饱含那样的深情,使他甚至不敢多看,那双眼睛仿佛有魔力,随时会将他吸入名为爱情的深渊。

她虚弱地笑笑,面色苍白像一张薄纸。

她的眸中涌现出浓浓的悲伤。

“不管怎样,我只希望你好好的。”

该怎样模仿,才能与你心脏跳动的频率一致?

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她却爱你永不变。

“他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你,你怎么还不知足呢?”

脑洞

“你看,我还是没能忘记你。”
“那就别忘了。”他拥住他。

FLAG

一篇龙墨一篇星心,还有逃离光明。
可能会有大薛。
写完删。

【龙墨】无言

曾经的文,重新修改了一下,又发了上来。
只是练笔(?)
BE
私设有ooc有
不留任何余地的虐
文笔渣,轻喷
大概是爱疲倦了的故事?

一、
他和她沉默地对峙着,谁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空气似乎凝结了。

画面一帧一帧在墨清弦脑海里播放。

他们是在一起过。仿佛一件生活中最平常的事。

他早出晚归,有时要凌晨才回来。

她缩在沙发里等他,有时寂寞难耐也会喝酒,直到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。

那时她埋怨他,为什么他心中像是装了很多事情,连她都放不下。为什么两人明明在一起生话却像异地恋。

他却总是对她敷衍了事,说他很忙,没办法顾及那么多。

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她生气地说,还不如不在一起。

那时候确实是气话,现在看来,倒是她给乐正龙牙下的最后通牒。

二、
终究是放开了。

是墨清弦提出的。她觉得他们之间不需要再纠缠了。

她说,这不过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。互相撕扯,互相纠缠,溅上斑斑血迹。这场战争使他们如同嗜血的动物,贪恋彼此身上的血腥味,进而不断汲取着新鲜的血液,最后形同枯尸。

他冷冷笑着,从她身边挤过去,说,散了吧。

她紧紧咬牙,好。

反正我们两败俱伤,也已经两不相欠。你不痛苦,我不委屈。好,很好。

可为什么,好像有什么地方空了呢?

三、
“清弦姐?”徵羽摩柯的声音把她从记忆的泥沼里拉了出来。“你没事吧。”

墨清弦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她这是怎么了?明明应该忘掉了才是。手下意识想去抓桌上的纸巾,却听见徵羽摩柯的声音:“清弦姐,你和龙牙哥,怎么了?”

她愣住了。

“掰了呗,还能怎么了。”她很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泪水却模糊了视线。

墨清弦终是抓住了那张纸。她埋进纸里无声地流泪。

仍是放不下吗。她在心底嘲笑自己。当初说散的可是你啊,墨清弦!怎么,现在反到放不下了?

四、
他们终是相遇了,在街角的咖啡厅里。本来墨清弦对这种偶像剧的剧情嗤之以鼻,却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他们的视线交错,落在对方身上。她似乎又回忆起那男人身上曾让她迷恋的香气。

墨清弦下意识想逃开,肩膀上却突然搭了只修长的手。熟悉的气息的逼近,让她有些恍惚。

她用她仅剩的清醒挣脱了桎梏。她不能再陷进去了。

“不打算重新来过?”

不,当然不。

她再也不想见到那个男人了。她再也不想回味那些痛了。

五、
“龙牙哥说,他很想你。”摩柯说。

“是吗。”她看向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,“那又能怎样呢。”

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需要完美的结局,她为自己开脱,这样也挺好。

只可惜,那不是结局,或者说,另一方并不想就此结束。

她很想冲他大喊,怎么之前不见你这么不舍?现在倒想起我了?!

反正我们之间什么都不剩下了,何必呢。何必纠缠不清,何必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呢。

放手吧,你我都是受过伤的人,为何不躲进角落自舔伤疤,偏偏还要出来炫耀?

最后的最后,她最后一次去找了乐正龙牙,向他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你我都是loser,所以,放下你的‘执念’吧。”

没有谁需要记得,他们曾经爱过。

【凋零残存】我好像在哪见过你


        ​窒息感如同海浪一下一下拍打着她,直到将她彻底吞没。没人肯向她伸出援手。就连站在岸上的那人也无动于衷。她甚至怀疑那些曾经拥有过的感情是否已化作乌有。月亮跌进海中,没了踪影,她不禁想起自己的处境。想要说些什么,想要挽留什么,却只能变作无声的叹息,消逝于风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​生活是如此残酷无情,将她与那人强硬分开,阴阳相隔。彻骨的寒从心脏蔓延开来,她打了个寒颤。她没哭过,自那人的葬礼之后。可现在,她突然被泪模糊了视线。她抬起手抹去即将落下的泪滴,悲观地想,也许是命不久矣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​她失忆了。那天,她漫无目的的游荡,在那人的墓地前徘徊。她是来寻死的。虽然,并没有死成。她的头撞上了一块坚硬而锋利的石头。在消失意识的前一秒,她的脑中仍然想的是那人的面庞,想着自己能去陪她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​在医院醒来的时候,她心中是失落的。但她并不能记起来,这种失落感从何而来。失落感来源于哪里不重要,她努力想说服自己。洁白的窗帘随风轻轻摆动着,窗外阳光明媚,看来是个明媚的春日。
        ​在病床旁的柜子上放着一封信,不知是谁放上的。信上只有短短的八个字:放下执念,重新来过。是吗?她皱皱眉头,可以重新来过?
        ​很快,她离开了医院。双脚踏上这片久违的土地,心中却有些不舒适,仿佛背弃了什么诺言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 ​她并不想去寻找她的记忆。她的潜意识里觉得那是危险而且痛苦的。每当她闭上眼睛,总会觉得那些东西会将她吞没。
        ​没有痛苦的同时也没了快乐,不过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单调乏味的生活。每天在家中静坐已是她最大的乐趣。直到……
        ​“你好,请问我能借宿一阵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​“你是?”她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存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​“进来吧。”她无奈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很乖巧,会帮她整理很多资料,只是女孩的好奇心让她难以接受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你经历过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​她不想回应。有些事,藏在心里就好。旧伤又不是揭给人看的。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识趣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 ​她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我们一起喝酒吧。”那天,乖巧的女孩突然提出了这个请求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为什么?”她问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我觉得咱俩都需要借酒消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​“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​她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​醉意上涌,她看着女孩的脸,竟看出几分熟悉来。女孩明显也醉了,喃喃低语着:“萎零,别……别离开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​萎……零?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凑近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​酒气扑面而来。
        ​她并不讶异女孩的接近,甚至还很享受。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环住她,精准地吻住她的唇,还伏在她耳边说,我们重新来过吧。
        ​之后发生了什么,她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​不过,在那之后,她似乎忆起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萎零。”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。
        ​她在获得安稳生活之后,第一次产生了想要逃走的念头。
        ​她把所有物品收了起来,打算今晚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​离12点还剩40分钟时,她翻身下床,房门却被一个身影堵住了。是那个女孩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存幽。”她叫了女孩的名字 ,第一次。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整个人没在阴影里,声音低沉:“你又想走。我找你了这么久,难道你就不愿意为我留下来?哪怕就一次?”
        ​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她的心脏极速地跳动着,“我什么……什么都想不起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​“你说谎!”女孩的情绪激动,“如果你什么都不记得,你就不会接受我的靠近!”
        ​女孩从阴影里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是你……”她痛苦地捂住脸,缓缓蹲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​“萎零。”女孩轻轻地笑了,“你想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​萎零抛弃了存幽。
        ​存幽也抛弃了萎零。
        ​萎零失忆。存幽送她去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​存幽无家可归。萎零好心收留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​有些事,有些人,命中注定。
        比如她们。

新开了一个系列专门写百合诶嘿嘿~

逃离光明(一)

楔子
        世界生于混沌,灭于混沌,在无穷尽的轮回之中,分崩离析。至于为什么会轮回,那就是个冗长的故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世上有两个组织,当然了,那是曾经。组织与组织间的战争毁灭了世界,也毁灭了他们自己。谁也不知道,战争爆发的原因。我想,大概是为了争夺对世界的掌控权吧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的是,他们都失败了。
        直至最后一人的离去,世界破碎成千万片,沉入阴谋和诅咒交织的海底。而我们,就在其中一块碎片上苟且偷生,然后,继续我们无意义的反抗。
        而世界就是这样,不断轮回,永远不停歇。
       人类是永远不会不会满足的动物,所以,又有许多人组成了两个组织,就是光明怨和默然。仿佛是历史的复刻。
       什么?你问我是谁?
       我啊,便是其中的一员——残念。而你,应该是观察者吧。实话说,你并不会明白你所听到的是什么,正如我亦不明白自己身处何方。
       既然是我来叙述,那我必定是正义的一方?哦,我的朋友,你实在是太天真了。记住一句话,以免你作为观察者并不顺利:
       在这个世界上,从没有什么善恶之分,只有人们为了自己的欲望蠢蠢欲动。


        是时候睁开眼睛了。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实验室。
        我大概,是处在监狱一样的地方吧。
        脑海中又清晰地传出那个女人的声音。“观察者”?    什么意思?我看向那个唯一的光源。
        是一块屏幕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了看时间:187年1月28日。
        从这一刻起,我便成为了“观察者”2406号实验品。
        荒谬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我凑近那块屏幕,看到了很多。
第一章
1.
        “谁啊,这么早就打电话。”金叶不满地揉了揉眼睛,还是认命地拿起了手机。“喂?”“连接成功……正在转移……”“什么东西?莫名其妙的。”她正想挂了电话,又听见那边传来一个经过变声的声音响起:“离开……这里……和我们……会和……”信号中断了。
        什么意思?金叶有种预感,这使她焦躁不安,想要出门散散心。她拉开窗帘,却没有一点亮光透进来。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,匕首上的斑斑血迹昭示着它的特殊。“又到你出场了。”她呢喃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!”
        她暗暗握紧匕首。眼前展现的,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灰色而……绝望?
        一种濒死的无力感袭击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……什么东西?
        她呆呆地看着一头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向她奔来,脑内不断叫嚣着乞求着她赶紧离开,身体却像被冻住了一样。“你是想死吗。”一道黑影掠过,她被带到了安全的空地上。金叶呆愣了很久,直到匕首的掉落才惊醒她。她急忙去捡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你?”身旁突然现出了一个黑衣男孩,语气中带有强烈的不满,“这种人——”“消停会儿吧。”女人清冽的声音响起,“恨骨。”金叶僵硬地转过头,紧盯着这个有着银灰色头发的女人。那女人也转过来看着她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金叶被看得不自在,女人才优雅地笑了下,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说:“金叶小姐,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惑,不过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凋念。你不如先跟我们会实验室,然后再慢慢聊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叶嘴角勾出一抹冷笑:“你凭什么让我相信?”凋念的目光落到她的匕首上:“金叶小姐,我要警告你一点,别轻易违抗命运。”凋念目光冰冷,带有深深的敌意。命运?她冷哼一声。“不想死的话就过去!”一边的恨骨指了指远方。“……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她攥紧匕首,“你们先走。”凋念轻蔑地瞥了她一眼,和恨骨一起离开了。金叶却等到两人即将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,才缓步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不知道,他们和我,谁更危险一点。”她轻笑着说,眸中深邃冰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陌唯,请多指教了。
想说的话都在预告里:预告
下次更新就在遥远的未来了。

【预告】逃离光明

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
这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逃亡
若是命运
又怎敢与“它”抵抗?
“不自量力的一群疯子而已,杀了他们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陌唯,逃离光明,诚邀您的观看。
一些碎碎念:
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渴望把一个故事写完,但是创造一个世界和一群人实在太难了。我写了很多版,能留下来的只有一点点。
当然暑假也挺忙的,尽量周更(其实还是不定时)
另:请一定要评论啊!(若您看到并喜欢的话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