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陌唯

“名花虽有主,我来松松土~”
诶嘿~
一个日常丧的活死人。
同人文随机掉落
原创长篇逃离光明进行时
百合控

【星心】匆匆那年(二)

第一章的链接不出意外在评论区。
人物依旧ooc。
墨清弦、夏语遥出场。
如果不出意外她俩应该会频繁出现。
不嫌弃的话就往下看吧。

2.
        “语遥。她过来了。”墨清弦待在角落里提醒。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夏语遥眯了眯眼睛,起身“迎客”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”星尘毫不客气地推门而进,“这么欢迎我?”她特地加重了“欢迎”两个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当然了。”夏语遥脸上丝毫不见笑意,“难得有贵客上门,怎能不迎接?”
星尘点了点头。“看来你们也都知道了吧。”她环顾四周,“心华对我们社有意见,也是你指使的吧。”
“什么叫我指使的,身为文学社的社长,可不能乱用词哦。”夏语遥不紧不慢地应对。
        星尘轻笑了一声:“语遥姐,如果说我胡说八道,那么,你又怎么解释原本一直饱受好评的校报突然被举报,而你们美术社的社员就在我们门口闹事?!”
        夏语遥皱着眉,以沉默应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语遥姐,我呢,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,这样吧,你若是同意让心华加入我们文学社一学期,刚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。但是,你要是不同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夏语遥猛拍了下桌子,怒道:“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!”
        “语遥。”墨清弦缓缓站起身,“我觉得,星尘说的也未尝不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墨清弦!”
        星尘抱臂看着这两人的内讧,勾起嘴角:“既然清弦姐都这么说了,语遥姐你也不用再坚持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好吧!但是只有一学期!”夏语遥别过头,看起来仍然不大情愿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”星尘刚迈出美术社的活动室摩柯就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同意了。”星尘耸耸肩,“你一直站在这儿?”
       “啊没有没有,老大你在关心我?”
       星尘翻了个大白眼以示不屑。

TBC

【原创】逃离光明(二)

时隔一年的更新。
前文:(一)
@.

2.
金叶沿着两人在泥地里并不算清晰的脚印慢吞吞地跟在后面。

她现在脑子很乱。

凋念是谁?恨骨是谁?她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奇怪而诡异的事情?是……命吗?

她不知怎的有点烦躁。

然而脚步声不容许她多想。

那脚步声急促、整齐而有力,带着不容反抗的压迫感。

“可恶!”她暗骂了一声,用尽全身力气朝刚才两人消失的地方奔去,甚至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来者何人。

长期住院的病体实在是个累赘,金叶没跑一会儿体力就已透支。双腿灌了铅似的阻止她的前进,双脚已经不再隐隐作痛,双臂更是连摆动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终于,她再跑不动了,长叹一声跪倒在地上,等待命运之神的判决,一如从前。

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金叶却因为体力不支晕死过去。

黑暗,她见过无数次的、汹涌的黑暗。那黑暗无情凶狠,每次都会把她吞没。

空气愈发粘稠了。

她伸手去抓,摸到温热的液体,如这空气一般粘稠。

模糊的梦里总是有那么一团阴影,笼罩了恐惧。

目之所及,皆为虚

无法前进,亦无法后退。第几次了?她困于这牢笼,这纯黑色的梦境。

终于,她看到了一丝光亮,正驱散这无数阴霾。

她便奋力向前奔去,直至光将她淹没。

我得赶紧写贺文了。

天哪我怎么忘了!!!

真情实感是会遭报应的。

无题

深夜脑洞产物
没头没尾的故事
意识流
文笔渣
ooc预警
我的第一篇大薛文(发出来的)
如果你愿意看的话就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 可能他早该料到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站在他面前,嘴角上扬,却不带一点笑意,目光冷冽,锐利得仿佛已经将他看穿,他暗自腹诽着,整得好像我欠你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尝试开口,第一个字从牙齿的碰撞中蹦出来的时候他却闭了嘴——他的声音是抖的,而且他根本抑制不住想骂人的冲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。”得,语言系统已经紊乱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笑,可他笑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这是何必呢。”他最后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,劝说的、带脏字的,只得如机器般僵硬吐出毫无意义的语句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却突兀地笑了,是真正意义上的笑,染上了几份苦涩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何必呢,都不年轻了,干嘛装作勇敢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他听出了那人声音里藏着的不甘心——说到底他还是最懂他的人。可他更清楚的是,不甘心有什么用啊,不属于你的永远也不属于你。他早就明白了,所以分开的时候他一点也不难过,一点也不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该以什么身份去劝那人,是前男友?还是朋友?亦或是陌生人?或者都不是?他懒得去想,便沉默着,与那人僵持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良久,那人终于说话了,他松了口气,“我只想知道,你爱过吗?”
        似乎所有的情感都揉进了这句话里。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忍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才也说了,您这是何必呢,何必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用的问题上呢?爱过没爱过真的那么重要吗?如果我回答‘爱过’,那又能怎样?我们已经分手了。如果我回答‘没爱过’,你信吗?我都不信。翻旧账就那么有意思吗?你明知道伤口已经够深了,还偏要再割几刀才过瘾?算我求求你了,别再往伤口上撒盐了,薛之谦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信。”那人说。

表白我最喜欢的 @奥 老师!!!很喜欢奥老师的文风,也对我写一些同人文有很大帮助(虽然很多都没写出来)!
再次表白奥老师!

收到了不花老师和筱语老师的本,开心。

一口气看完东野圭吾的《恶意》,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QAQ

【星心】匆匆那年

1.划水许久,总算更啦。
2.新坑。
3.ooc预警?
4.文笔渣预警。
5.嗯,就这么多了。

0.
        也许,她早该明白,那段感情,没有结果。无非是年少轻狂,自以为是的悲剧罢了。可她还依依不舍,沉溺其中而不自知。直到永远的分开了,才明白,时光匆匆,不等人。
1.
        “社长!”
        星尘的思绪被打断了,她有些愠怒地看向来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社长,出事了!”徵羽摩柯大口喘着气,“外面,外面来了帮闹事儿的,说什么,要解散文学社!”
        什么?!星尘拍案而起。“摩柯,带我过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门外一片喧闹,她却瞥见一抹粉紫色藏在角落。
        星尘心下了然,她镇定自若地走到那群闹事者的面前,开了口:“谁想解散我们文学社?”众人停止喧嚣,让出了一条道。“心华?”她看着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,轻笑着问,“原来是始作俑者是你吗?”“是。”心华显得尤为冷静,“你们承担着编辑校报的任务,却把校报弄得乱七八糟。同学们的意见你们也装作听不见。既然如此,文学社又有何存在意义?不过一群小孩子的玩闹,趁早解散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这些话,心华正欲转身离开,星尘一把扯住她的手,笑容灿烂:“那不如请心华同学加入我们吧。”心华皱着眉,并未回头。“总得给我们一个机会,你说呢,摩柯?”星尘面上依然笑着,手上却使着劲,防止心华逃跑。突然被cue到的摩柯一脸懵逼:“啊?哦对对,给个机会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可以给个机会。”心华勉强是答应了,“不过你先松开我的手。”当然,她没有看见星尘得逞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社长。”心华走了后,徵羽摩柯低声唤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星尘望着心华远去的方向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留她啊?我记得她是隔壁美术社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有目的的。”星尘笑了笑,“这事别问、别宣扬。好了,我得去找美术社的社长好好聊聊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