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陌唯

2.5次元。
“不够自我”

【蒲萄唐】假戏真做(2)

ooc  

2.

  蒲熠星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,时不时拿出手机看几眼。这个通告的导演到现在都没出现,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有急事。

  “抱歉!”小助理带着坏消息回来,“导演家里临时出现变故,没法赶到了,所以这次节目取消了。”

  “算了。”蒲熠星没表现出太多的情绪,“回公司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小助理连忙给司机打电话,“嗯好,师傅您来吧。”

  他坐上车,只觉一阵晕眩,堪堪扶稳,又掏出剧本仔细研究。小助理担心地看着他,他权当不知道。

  外人眼中的他似乎挺冷漠,对待后辈态度也不是很好,甚至有人造谣他耍大牌,他不甚在意,只知道做好自己。每一个剧本他一定看得最认真,写上密密麻麻的批注,这还不够,私底下反复的排练,直到找到最合适的点,每次练习都像是正式拍摄一样。或许是凭着这些,他才能一次又一次的摘得影帝这个桂冠。

  他在娱乐圈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,难得遇到一个如此心无旁骛的人,像白纸一张,等待着那些经历为他添彩。他倒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与喜欢——也没有必要掩饰,明白人例如怡姐知道他是真心喜欢唐九洲这个孩子的,但碍于身份,他不能过多地表露诚恳,也就是说他不能轻易地向唐九洲抛出橄榄枝,哪怕他内心真的想拉唐九洲一把。这个圈子里有很多事都是被逼无奈的,没法去改变,他便只能等唐九洲真正火起来,再公开表明他们是很好的朋友——虽然现在八字还没一撇,但还要一块拍戏嘛,总会成为朋友的。但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,他的这个想法即将在粉圈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

  车里过分的安静,窗外匆匆略过树影,录影棚到公司的距离实在是过长,就连一向精神很好的他也忍不住犯困。迷迷糊糊地下车,他一抬头就看到四处张望的唐九洲。

  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他皱着眉接过唐九洲递给他的袋子。

  “怕你没吃午饭呗。”唐九洲笑得天真无邪,“我妈妈给做的。”

  “好吧,好吧。”他小心翼翼地取出餐盒,“所以你为什么在这儿?”

  “来跟你对戏。”小孩兴奋地挥了挥手中的剧本,正好翻到他俩对手戏的部分,他虚着眼,瞧见剧本上有用不同颜色的笔作的标记和批注。

  “挺认真的嘛。”他端着饭盒越过唐九洲,又回过头,“先吃饭。”

  “好的!”唐九洲兴奋地蹦起来,差点撞到他身上。

  这孩子……还挺可爱的。他扶扶眼镜。

  “你为什么想要做演员?”趁着休息,他把盘旋在心尖上的问题问出口。

  “想要体会不同的人生吧,而且能带给大家不一样的我,我会觉得很快乐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不火,没人看到你呢?”

  “火不火又有什么关系呢,我是真心的想演戏,为什么要做给别人看?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蒲熠星了然道,“不过你不需要掩饰自己的野心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  “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吗。”唐九洲尴尬地笑笑,“是,我是想火,但是我想靠自己的努力火起来,我是想让所有人都看到我,但这并不代表我要投机取巧。”

  “你会火的,相信我。”

  “结论别下的太早。”唐九洲叹息一声,“我真的没有自信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不是科班出身。”

  “我也不是科班出身。但是我这么多年摸爬滚打过来,知道非科班出身的人要花多大的努力才能赶上科班出身的人,我相信你能做到,如果你有迷茫的地方可以来找我,难关总会度过去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唐九洲埋头吃饭,只给他甩了一个字,气氛陷入尴尬。他能看出唐九洲对他抛出的橄榄枝不大感兴趣,或许是他太着急了吧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不用解释,我知道你只是想帮我,没有恶意,对吧。”唐九洲顿了顿,“但是你也说过,等我站稳脚跟再来找你,所以我们还是稍微保持一点距离吧,以免被那些有心之人利用。朋友什么的,不急。”

  被自己的后辈教育了一番,总归是有一点不高兴的,但他倒不是很在意,只是觉得唐九洲说的话有几分道理。

  他不自在地摸着后脖颈,想要说出口的话全被堵在嗓子眼儿里,那话在嘴边悠悠转了一圈,最后化成一声叹息:“我们来对戏吧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唐九洲极力控制住兴奋,可那双发亮的眼睛出卖了他。

  “嗯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