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陌唯

2.5次元。
“不够自我”

【原创】呓语(1)

胡编乱造的真实。百合向。

0.

  算了,别哭。

1.

  那天,我和千禾夌如往常一样去我们熟悉的酒吧喝酒,按理说这个酒吧平时人挺少的,今天却不知怎的来了很多人,我们进到酒吧里只有边上的座位了。千禾夌照例点了一杯长岛冰茶——她一向酒量很好,不像我这样的,只能点杯啤酒解解馋,不能多,一多就倒,没半点生还的可能性。

  我们安坐下来,酒吧里的驻唱歌手浅浅地吟唱着。我听这声音熟悉,不禁抬头细看。“怎么了?”千禾夌看我盯着台上,疑惑道,“你认识?”“对。”我点头,“我的初中同学。”“真是巧呢。”千禾夌了然。“她叫徐子骊。”“徐子骊,挺奇特的名字。”

  徐子骊的歌唱好似天使的声音,来自遥远的天国,可明明她就在你眼前,你便会怀疑,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,还是她其实是虚像?她拨弄着吉他的那几根弦,用上四根手指,指甲留得不长,也没做美甲,朴实的四根手指,白白净净,骨节分明,左手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戒指,同样的朴实无华,但足以证明她心有所属。

  “她结婚了?”很明显千禾夌也注意到了那枚戒指,问道。

  “结没结婚不知道,但她应该是有对象的。”我抿了口啤酒。

  还记得五年前徐子骊来找我,说她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向她告了白,还发誓会追随她一辈子,当她永远的骑士。我立即明白告白者就是夏樱,因为夏樱很早以前就说过她喜欢一个叫徐子骊的女孩,但我并没有向徐子骊说明这一点,只是模糊不清地问她打算怎么办,是委婉的拒绝还是说暂时和那个人保持这样的关系,不尴不尬。她想了想选择了后者,说是还要再考虑考虑。

  “下一首歌是我的原创,叫《眼泪》。”徐子骊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,“送给我的爱人。”她纤细的手指握住话筒。

  “每一滴眼泪

  都弥足珍贵

  我慢慢回味

  青春的滋味”

  ……

  “谢谢各位!”

  徐子骊深深地鞠了一躬,隐到舞台后面去了。

  “唱得挺不错的。”千禾夌说。

  “她很厉害的。”我说,“我挺喜欢她写的歌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找对象啊。”千禾夌突然的转移话题使我乱了阵脚。

  “我?”我干笑几声,“早着呢。你不也没对象吗。”

  “那你喜欢西装还是婚纱?”

  “西装。”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你要是没话了就闭上你的嘴。”

  “今天全是老熟人啊。”沉默了一会儿,千禾夌突然说。

 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:“程与戏嘛那不是。”

  “她不是毕业后有正经工作吗,怎么还在这种地方打工?”

  还不等我开口,千禾夌已经端着杯子冲了出去。我无奈,便也端起我那一大杯啤酒,小心翼翼走向吧台。

  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程与戏停下擦杯子的动作,嘴巴微微张大。

  “我倒想问你呢,你怎么在这?”千禾夌猛地将杯子放在吧台上,杯里的酒转了几转,没洒出来。

  “打工。”程与戏垂下眼帘,“家里老人生病,我工资不够。”

  “有什么困难的跟我们说,我们会帮你的。”我说。

  “那个,我问个唐突的问题啊。”千禾夌有些不自在地转着杯子,“你和沈棽分了吗?”

  “两年前就分了。”程与戏自嘲地笑笑,“如今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,都过去了。”

  “诶对了今天沈棽给我发微信了,说什么明天见一面。”我掏出手机。

  “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不是说没有沈棽的联系方式吗!”千禾夌有些恼怒——当然是装出来的,她根本不会在意这点小事。

  “就是上周的大学同学聚会加的啊,你不也在吗,她主动加的我。”

  “我酸了。”千禾夌撅起嘴。

  “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卖什么萌。”程与戏这会儿正在调酒,“叶私落我怀疑沈棽给你发微信是因为她失败的恋爱。她谈了个男朋友,前几天刚分,她选择你是有原因的,你想想,我是她的前女友,千禾夌她又不信任,这样的话就剩下你了,你是唯一能给她安慰的人。”

  我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,并没有接话。

  “你们可能都不了解沈棽,就连我也并不是很了解她。她在你们眼里是什么样的?尖锐的?圆滑的?亦或者两者都有?我不知道。她一直是个很要强的人,从小到大成绩都特别好,上的永远是重点学校,所以她压力很大,总是强迫自己做这做那,这已经成为她刻进骨子里的习惯。”

  门口的风铃叮当地响,一个留着齐肩发的女生走了进来,径直走向吧台。

  “沈棽?!”我和千禾夌不约而同地叫出来。

  “你们三个都在啊。”沈棽一点也不意外,“聊什么呢。”

  “聊你信不信?”我说。

  “撩?”沈棽歪歪头,“我很难撩的。程与戏我要龙舌兰日出。”

  “那我试试?”千禾夌向沈棽展示她的酒杯,“我喝酒了。”

  “我不要跟醉鬼说话。”

  “过分哦。”千禾夌摸摸鼻子,“叶私落你来。”

  “我不会撩人。”我诚恳地说。

  “等等,我们说的liáo不一样吧。”程与戏看不下去,“聊和撩有区别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程与戏你太正经了,都不让人玩双关的吗。”千禾夌捧腹大笑。

  程与戏面无表情地看着千禾夌笑了十几秒,顺便把沈棽点的酒调好,摆在吧台上。

  “你还真会调酒啊程与戏。”沈棽惊讶地瞪大了眼。

  “勉勉强强吧。”

  “那我得好好检验一下。”

  沈棽端起杯子抿了一口:“可以啊。非常正宗。”

  “少喝点酒。”程与戏蹙起眉,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喝上酒的?”

  “与你无关哦。”沈棽故作俏皮地摇了摇手指。

  “那至少让我以朋友的身份提醒你。”

  “程与戏。”沈棽严肃起来,“我们已经回不去了,所以请你别再关心我了,我说过,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。”

  程与戏眸中闪过一丝哀愁。

  “好,我不问了,你找你的避风港去。”程与戏转过身,“祝福你有人陪。”

  “谢谢了。”沈棽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“叶私落我今天去你家坐坐。走吧。”

  “啊?”我彻底愣住了,“啥,啥玩意儿……?”

  “就是字面意思。我需要你。”

  砰的一声烟花在我脑海里炸开。沈棽?需要我?开玩笑的吧。但是对上沈棽那双真诚的眼睛,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,只能拼命点头。

  “好。”沈棽笑着站起身,“走了走了。”

  “诶等等,你们就这么抛弃我了?”千禾夌不满地撇撇嘴,“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?!”

  “没有。”我如实回答,“再说了这跟你有啥关系?”

  “好吧好吧。”千禾夌没办法,“你们过你们的两人世界去。”

  “怎么说话呢。”沈棽说,“你要酸的话你也过来啊。”

  “算了算了算了,不去不去不去。”千禾夌说,“我还要在这儿待会,你们走吧。”

  “照顾好她。”程与戏悄声跟我说,“答应我,别让她受伤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我应道,“只是我不能跟她在一起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对不起,这是秘密。”

  那边沈棽已经在催我了,我匆匆跟千禾夌和程与戏道别,拎起手包迈出大门。

  “你不觉得奇怪吗,我这么唐突。”沈棽问,没有看我。

  “为什么要奇怪,人有七情六欲,渴望得到安慰很正常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沈棽说,“的确是你的风格了。”她伸手撩了撩头发,“一向很冷静。”

  “遇到你我就不冷静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有吗。”她挑眉,“我觉得你不管是什么场合都冷静的过分,甚至有点冷漠。”

  “我也是人啊。”我笑了笑,“我也会有正常人拥有的感情啊,虽然我喜欢给自己泼冷水就是了。”

  “怪不得。”她终于施舍给我一道目光。

  “倒是你,熟练地周旋在人际关系中,却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,这也算一种冷静吧。”

  “但是我实话实说,我私底下是那种歇斯底里的人哦。”她自嘲,“有时像个疯子,不信你问问程与戏,唉我干嘛提她。”

  “想象不出来。”我说,“你是那种会自我消化伤痕的人,为什么来找我?”

  “这次情况不一样。我真的,真的觉得糟透了。他甩的我,说什么我不配之类的话,我也真的厌倦了。”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,又嫌不够,狠狠地呸了一声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如此激动,觉得新奇。她平时总是很克制,连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过于兴奋的表现,分个手也跟没事儿人似的。这类人的心理通常很压抑,也不愿相信别人,倒也难怪她会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了。

  影子将时光拉长,我们俩走在路灯之下,我倒希望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,也没有什么顾虑,只有互诉衷肠的两颗心。

  “难过吗,还不是你赐给我的。”她轻轻哼起一首无名的歌,“悲哀吗,还不是你作孽了。”

  “自己写的?”我的目光落进她的瞳孔,“曲不错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停下脚步,回过头来看着我。我情不自禁地想要靠得更近,她没躲。我的唇离她的唇只有两厘米的时候,我停下了。

  “抱歉。”我退后几步,“没烦扰到你吧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你会很勇敢呢。”她故作镇定,挑衅道,“怎么,怕了?”

  “我怂!”我激动道,“我真的没有勇气!你不能因为我喜欢你你就这么肆无忌惮!”

  “那我偏要肆无忌惮。”她眼睛里蒙了一层灰,瞳孔中没有我的影子,“记得闭眼睛。”

  “你他妈喝酒了吧!”我有些慌乱,骂道,“我他妈就只配你醉酒时的消遣吗!”

  她兀自笑了。


评论

热度(8)